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综漫之我是最强 第三十二章 入侵圣域的鸟 教学任务

发布时间:2020-01-16 20:21:56

综漫之我是最强 第三十二章 入侵圣域的鸟 教学任务

这一天,金牛座的阿鲁迪巴和童虎两人分别巡视着圣域的周围。¤八¤八¤读¤书,.☆.←o仅仅是巡视倒是用不着两名黄金圣斗士一起行动,只是有雅柏菲卡的前例在,所以教皇赛奇为了方便两者相互照顾这才安排两人一起。

圣域占地面积巨大,为了尽快完成这一任务,两人这才分开行动。

阿鲁迪巴一边四处查看着,一边思考着‘圣战刚开始雅柏菲卡就差点战死,要不是有辉耀在确实他只能为了雅典娜而牺牲。但是,尽管作为圣斗士为雅典娜奋战之死是我们的荣光,可是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据说那个处女座的阿释密达去了嘉米尔,童虎说他就死在那里。那家伙到最后还是个迷,也许当初能和他说说话就好了。’

突然阿鲁迪巴感受到了什么,抬头看着天空中,“嗯!?有什么来了,有结界也毫不犹豫的直闯进来,充满攻击性的小宇宙,完全没有打算隐藏凶猛的敌意。”

一团黑色的火焰从天而降,“轰!”

黑色的火焰中一名看起来桀骜不驯的冥斗士对着阿鲁迪巴质问道,“我问你,天秤座的童虎在哪里?”

阿鲁迪巴双手抱胸,对于他表现出来的实力不以为意,反而有了点兴趣,“不先自报家门就问人问题,真是无礼的家伙。就让我来教你礼仪吧!”

来人根本不把阿鲁迪巴放在眼里,但是作为黄金圣斗士一定也不比童虎弱多少,抱着这个打算他立刻从阿鲁迪巴身边擦过,“要教我礼仪?滚开!我对你这样的对手没兴趣,明白的话就让开!”

阿鲁迪巴可不会就这么放他离开,蒲扇般的大手一把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啪!我说过了要好好教你礼仪。”

“笨蛋,你那手臂不要了吗!?”冥斗士怒喝一声,漆黑的火焰从他的身上迸发而出,迅速包裹住了阿鲁迪巴的整条手臂。

“什么!?”阿鲁迪巴感受到那黑色火焰的不凡,顿时有些惊奇。

“这个黑色的火焰会把你燃烧殆尽,不想整条手臂都变成焦炭的话就赶快放手。”冥斗士并不想和阿鲁迪巴产生冲突。

‘这家伙,反而更加用力!’但是,阿鲁迪巴却与他的想法背道而驰。

“你以为这种程度的火焰就能让我退却吗?太天真了!”阿鲁迪巴一把将冥斗士整个按进了地面之中。

“轰!”惊人的怪力让大地都为之颤抖。

“你这家伙!”冥斗士的怒火蹭蹭的往上涨。

“首先要低下头!”阿鲁迪巴则继续加大了手里的力道。

“轰!轰!”整个地面瞬间被往下挖空了两层,形成了一个堪比陨石坑的巨大坑洞。

“嗖!”受了阿鲁迪巴攻击的冥斗士一个闪身跳到了坑洞的边缘。

“哦,比看起来顽强,但先要自报家门!”阿鲁迪巴笑着说道。

“你那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我是辉火!天暴星贝努鸟辉火!”辉火此刻已经暴怒不已,却下意识的自报了家门。

“没想到你还真这么乖的说了啊!我是阿鲁迪巴,那么是时候了。来,开始战斗吧!”阿鲁迪巴依然保持着双手抱胸的姿势说道。

“谁才使无礼,让我一而再再而三让我不爽你这家伙。说是战斗开始还是摆出那个姿势。”辉火看到阿鲁迪巴这个姿态熊熊的怒火更加的旺盛。

“不错,对付你这种人这样就足够了。”阿鲁迪巴似乎在故意激怒他。

“你这家伙很搞笑啊。那你就这样去死吧!日冕疾风(coronablast)!”辉火愤怒的燃烧着小宇宙,悍然出击。

堪比小型太阳的绝技,产生的可怕高温让四周的岩石都禁不住开始融化。

“轰!”阿鲁迪巴却一言不发依旧双手抱胸弹开了辉火的绝技。

“什么!?保持抱胸姿势就把日冕疾风给弹开了吗!?”辉火吃惊的看着被火焰包围的阿鲁迪巴丝毫未损。

“这次轮到我了。巨型号角(greathorn)!”阿鲁迪巴的攻击宛若巨型斗牛疯狂冲锋,骇人的威力连大地都难以承受。

“呜哇!”辉火一时间被直接击中狠狠的撞在了岩壁之上,砸出了一个小坑。

“可恶!我要杀了你!”辉火愤怒的蹿出凶狠的说道。

“你的火焰太激烈了,充满了否定与敌意的黑色火焰,不仅是周围连自身也会燃尽。那是冥斗士的特质还是你自己的本性,我还真不知道。”阿鲁迪巴突然像一名老师一样对辉火进行着评判。

“其他冥斗士我不知道,但我就是我!”辉火傲气凛然的说道。

“看看周围吧。被火焰烧尽的大地这就是你的生存方式吗?”阿鲁迪巴指着周围依然被火焰燃烧的大地问道。

“那又怎样,想杀的敌人,想保护的人都由我来决定。不管他什么冥斗士,圣斗士,雅典娜,圣战,都是无关紧要的!现在对我来说有意义的只有,哈迪斯大人!”辉火再次暴起身形闪烁,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戚上了阿鲁迪巴的身前。

“嘭!”一记重拳毫无花哨的重击在阿鲁迪巴的胸口。

“竟然小看我!为什么不躲?”辉火一击即中,立即远遁,大声质问道。

“你的拳头我想尝尝而已。”阿鲁迪巴笑着说道。

“什么!?”辉火吃惊的看着他。

“你虽然凶厉暴躁却不残忍恶毒,你的性格就让我来纠正一下吧。巨型号角(greathorn)!”阿鲁迪巴今天打定了主意要好好的教育他,再次用相同威力的绝招进攻。

“哼!”辉火却冷哼一声侧身躲开。

“轰隆!”勇猛无匹的巨型号角狠狠的撞在了岩壁之上,轰出了一个大洞。

辉火骄傲无比的说道,“蠢货,我会这么容易中同样的招数吗?你的手臂姿势是为了释放巨型号角的姿势,从那个姿势发出的拳击有着惊人的速度产生冲击波,给敌人造成伤害。也就是说速度就是这个招式的本质。但是,你的掌击我看得清。”

阿鲁迪巴倒是没想到辉火能够看出他的攻击方式,意外的说道,“原来如此,亏你能看得清。但是,你说错了一点,我的出拳速度在黄金圣斗士里是数一数二的。我还没有让你见识到巨型号角威力与速度的极限啊!说到底你的黑炎究竟能不能跟得上之后的巨型号角呢?”

“哈哈哈~”辉火大声笑着。

“有什么可笑的?”阿鲁迪巴不解的问道。

“你也犯了大错,别以为我的招数只有这黑色的火焰而已哦。在冥斗士中第一的速度才是我最得意的武器。你的掌和我的拳究竟哪个更快,要不要试试。”刚说完,辉火就化身一道黑色的闪电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冲向了阿鲁迪巴。

“哟,很快嘛!但还差的很远。”阿鲁迪巴笑着说道。

“当然!”就在此刻辉火已经一拳轰在了阿鲁迪巴抱胸的手臂上。

“这家伙!”沉重的力道让阿鲁迪巴为之一震。

“嘭嘭嘭……”辉火的拳头顿时化作狂风暴雨坠落在阿鲁迪巴的双臂之上,炙热的高温以及凶猛的拳击让阿鲁迪巴连头盔都被吹飞。

“似乎这就是你的极限了嘛!”辉火看着自己的攻击奏效立刻信心大涨。

“嘭嘭嘭……”双拳用着更快的速度砸在阿鲁迪巴的双臂上,他下定决心要让阿鲁迪巴的双手废掉。

“你的架势垮了,要教我礼仪,纠正我的脾气,有种就来啊,大块头!”辉火说着一记上勾拳狠狠的顶在了阿鲁迪巴的下巴上。

辉火看着浑身冒着青烟的阿鲁迪巴冷笑着说道,“真是狼狈啊!手臂烧伤了就没办法摆出架势了吧。说到底你那号称数一数二的黄金圣斗士出掌速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阿鲁迪巴却是非常兴奋的大笑着说道,“你还真有一手啊!的确我跟不上你出拳的速度,还真不能小看冥斗士啊!哈哈哈~但是,你的拳头对我没用。你的拳头没有份量只是猛烈一点而已,这种无法攻入内部的拳头,不足为惧。”

辉火听到阿鲁迪巴这么说心里的怒火再次高涨,“看来只烧了手臂还不够啊!粉碎吧!”

“嘭嘭嘭……”依然是快速的拳击进攻,只是辉火也发现了异常,‘这个男人的小宇宙不曾衰弱!’

没想到受了这么多下重击的阿鲁迪巴却依靠着小宇宙的爆发轻松弹开了辉火,“我说过了辉火,你的拳头对我没用!你刚刚说想杀的敌人和想保护的人都要自己决定。你说对你而言只有冥王才有意义。但是,那只是欺骗。不仅仅是对他人也是对你自己。”

辉火的心里开始颤抖,“你说什么!?”

阿鲁迪巴一语道破,“你的生存方式敌人和要保护的东西统统烧尽,剩下的只有荒野和被孤立的你。”

“住嘴!”恼羞成怒的辉火再次冲了过去。

只是被阿鲁迪巴侧身闪过一把抓住了他冥衣的翅膀用力的砸在了岩壁之上。“轰!”

“简直就是个乱发脾气的小孩。”阿鲁迪巴斥责道。

“你的胡言乱语我已经听腻了!我要让你这喋喋不休的嘴,再也说不出话来!”暴怒的辉火他的小宇宙再次拔高。

“锁魂永生纹(crucifyankh)!”漆黑的火焰化作一把把锐利的刀刃插进了阿鲁迪巴的身体。

当这招形成之后,阿鲁迪巴整个人如同被绑在燃烧的十字架上动弹不得,“这是!身体被火焰缠住了!”

“你是绝对挣脱不出这个火焰的束缚的,以你这个姿势连日冕疾风都挡不住吧。这次终于结束了。”辉火看着门洞大开的阿鲁迪巴,即将报仇雪恨的快感涌上心头。

“日冕疾风(coronablast)!”与之前的不同,辉火超常发挥,小型的人造太阳,温度比先前更加可怕,已经接近了太阳的高温。

当我感觉到阿鲁迪巴危机的时候,救火队员一般再次登场。当看到阿鲁迪巴整个人严重烧伤,连眼睛都被烧毁一只的时候,让我不禁感叹道,“要不要搞得这么大!真是的!”

“你这家伙是什么人!?”辉火看着陡然间出现的我大声质问道。

“我,路人而已。”不管辉火的态度,我直接走到了阿鲁迪巴的身边。

“是吗,那就滚吧。”辉火大声喝道。

“别这么凶嘛,我也是圣斗士哎。”看着炸毛一般的辉火我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管你是谁,如果敢拦我,这个蠢货就是你的下场。”辉火语气越是恶劣,就越说明他现在本人的力量就越是衰弱。

“哎呀,阿鲁迪巴你怎么这么惨啊!”我惊叹的说道。

“呼~”当我单手一挥,牢牢控制着阿鲁迪巴的火焰十字架就这么被吹散了。

“怎么可能!我的锁魂永生纹。”辉火吃惊的看着我的手段。

“叫你托大,被打脸了吧。”我扶起他笑骂道。

“咳咳,辉耀吗?”阿鲁迪巴虚弱的开口道。

“意识还挺清醒那就好。赶紧复原解决了那只小鸟吧,圣域脚下的村子重建需要不少人手呢!”好在他的实力强大,即便负伤也没有大问题。

“真抱歉,给你添麻烦了。”阿鲁迪巴不好意思的说道。

“要是真的明白就别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了。”说着我将手放在了阿鲁迪巴的身上。

“哈哈哈,我就是这样啊。”阿鲁迪巴大笑着说道。

“我就知道你这家伙记吃不记打。”我无奈的说道。,

“你们两个把我当空气吗!?”辉火感觉自己就像被无视了一样,大喝道。

“啊?你还没走,等削呢!”我转头看着他好奇的说道。

“找死!日冕疾风(coronablast)!”辉火含怒出手,宛若小型太阳的绝招再次扩大几分。

“……太温和了!”看着越来越近的小型太阳,我伸出一根手指,一条鲜红耀眼的光线从中延伸了出来。

“哧!”足以燃尽大地的小型太阳就如软嫩的豆腐一般被我用一根手指切开了。

“你要是自己跑路倒还算了,偏偏你要自己找揍,就怪不了我了!”此时此刻,我身上慵懒的气息猛地一变,凝实如质的杀气潮水般涌出。

一只小鸟而已,我根本没放在眼里!

化州市人民医院
本溪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湖南治牛皮癣医院
江门治疗牛皮癣方法
武汉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