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30章 迷人的妖精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6:45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30章 迷人的妖精

陈帆中途选择换了三辆出租车,回到住的地方已经是深夜,住在隔壁的蔷薇和玫瑰早已睡下,陈帆并没有立即睡去,而是盘坐在椅子上,默默将导气术运行了数个周天,感觉到匮乏的精神力终于回复了之后,陈帆才洗漱完毕,仰躺在大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怔怔的发呆。

他的脑海里,一遍遍回想着今天早上到晚上发生的事,辗转反侧,他一下坐了起来,打开床灯,从脖子上解下石头,在灯光下细细地端详着,赛华佗说过,这东西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挂在脖子上了,原本是一对,苏家应该有一个月牙形状的,而他手心这个,是一个太阳形,这块玉石既是和苏家婚约的凭证,也是伴随陈帆唯一的东西。

赛华佗曾说这一块玉石非常不凡,陈帆自然是不相信的,只不过,他带习惯了,一直傍身带着,从来没有丢失过,以前他不在意,可是,当今晚两名黑衣人出现指明要这个东西的时候,陈帆突然意识到,他曾经忽略了赛华佗说的话,那是极有深意的。

玉坠被陈帆握在手心,一股清凉的气息流从掌心流变全身,陈帆眉头一皱,这才想起,自己似乎冬天从来不怕冷,而夏天也不怕热,难道是因为这块玉坠的功效?陈帆对这块玉坠的来历,有了浓厚的兴趣。

“透视眼!”

陈帆眼中精光涌动,手心的玉坠在陈帆的视觉神经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此时的陈帆,感觉自己正瞭望着一个微妙的世界,像白云清风,又像青山绿水,玉坠中存在着清晰的纹路,里面似孕育着无限的生机,却偏又像一座快要爆发的火山一般。

“嗷嗷!”

陈帆直觉一股巨大的吞噬之力,要将自己的精神力量吸入其中一般,好不容易才切断这种感观,此时,他兀然发现,自己的全身早已被冷汗浸透,而墙上的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也就是说,陈帆明明才感觉过了几秒,外面的时间,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陈帆下意识地将玉坠丢在一旁,他拿出,确认时间的确是流逝了。

回想起刚才的事,他不由地一阵后怕,双眼的酸涩,大脑的空虚,这都是最真实的存在,如果,再持续一个小时,自己会不会变成疯子。

“怎么会这样!”

陈帆盯着被他丢在被子上的玉坠,眼里还有些许害怕,不再敢轻易使用透视眼了。

不过,陈帆也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个玉坠这么诡异,一定有着重大的来历,以后,绝对不能露在外面,被人看见了。

“被人看见……嗯?问题出在那个小龙虾摊位上!”

陈帆瞳孔一缩,紧紧抓住了玉佩,脑海里回忆着在吃小龙虾的细节,他记得,因为当时太热,把衣领扯开,还引来萧紫嫣脸一阵害羞,而且,通过回忆,陈帆惊讶地发现,当他和那四个混混发生冲突的时候,那个卖小龙小的老板依然在炒他的小龙虾。

“莫非是他?”陈帆越想越惊,那个拿着铜勺的人,似乎过于镇定了,从今晚出现在萧紫嫣家附近的三个人来看,其中一人已经被他揍过,却还来送死,未免太不符合逻辑。

“难道是报复?”

陈帆自语着,却又摇了摇头,那挟持苏浅浅的两个人明显要比死去的蝎子七要厉害得多,蝎子七最多算做一个领路的人。

“如果是对我充满恶意的话,应该直接冲我下手才对,可偏偏,却是这个玉坠,难道说,那个人知晓这块玉佩的秘密?”

陈帆百思不得其解,在床上思考了许久,天块亮的时候,才睡着。

……

陈帆是在一阵敲门声中醒来的,他拍了拍有些昏沉的大脑,盘坐在床上深吸了一口气,默运一遍导气诀,他忽然觉得腹部有一阵清凉之意袭遍全身,所有的困倦之意消失得无影无踪。

“导气术,突破到了第三层?怎么回事!”

陈帆欣喜地从床上跳下来,然后一下打开门,他甚至忘了,自己经常挂空档睡觉的习惯。

门外站着的是紫玫瑰,她今天并没有穿旗袍,而是一身紫色连衣裙,黑色的丝袜配上一双紫色的水晶皮鞋,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具有诱惑力。

紫玫瑰敲开门,便说道:“你可真能睡,要不是看见外面的鞋子还在……嗯?陈帆……你……唉呀……你真是个流氓!”

陈帆正惊讶于紫玫瑰的美丽,见她脸上露出羞噪之色,将脸转过去,陈帆这才意识到什么,尴尬地伸手捂住下方,然并卵,青春正当时,该硬的不会软,一柱、擎天是早上的常态,他顺手从墙上拿起一块毛巾往腰上一拴,说道:“不好意思啊……你进来得急……”

“呸,你才进来得急……”玫瑰反驳一句,才发现这句话说出来更加邪恶没羞,气得一跺脚,一下推开门,“你真是故意的,对不对。”

“不是啊……我真的忘了。”

陈帆尴尬一笑,转身去穿裤子,留给紫玫瑰一个健硕的背影。

“我明白了,蔷薇一定是被他欺负了。”玫瑰盯着陈帆的背影,幽幽的说道。

几分钟后,陈帆穿好衣服,有些尴尬地打量着玫瑰,“你可真漂亮。”

“少来这一套。”玫瑰白了陈帆一眼,“我过来,主要是看看你住得习惯不,现在看来,我根本就不该多此一举。”

“哪里,至少,我现在知道,玫瑰你比蔷薇温柔得多喔,要不要进来坐坐?”陈帆伸手邀请道。

玫瑰看了一眼隔壁,指了指陈帆,说道:“你真的是在农村长大的吗?”

“是啊,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撩妹的手段,堪比老司机……”玫瑰咯咯笑着,大方地走进来,坐在靠窗的椅子上,翘着黑丝袜的长腿

,打量着去倒水的陈帆,眸子里流光涌动,“要不,给我讲讲乡下有趣的事呗。”

“可以啊,不过,玫瑰,你能不能,下次来我这的时候,别穿丝袜,真的,我怕我把持不住。”陈帆递给玫瑰一杯水,两人的手指一触即移开,但其中的滋味,却让陈帆心里一阵荡漾。

“你管的真宽,我们这样的年龄,不这样打扮,怎么会勾得到像你这样客人,不是吗?”玫瑰笑颜如花,从随身带的包包里摸出一张卡放在茶几上,“这是你当老板的账户,顺便告诉你一声,店里生意真的很火,蔷薇已经去谋划开新的连锁店了,怎么样,要不要折腾几样对女人美美的东西来,我们深入合作?”

“深入?深入好啊……”

陈帆抹了一口唾沫,这个女人啊,大清早的就来撩拨,还让人活不活了。

“你在乡下也是这么……讨厌吗?”玫瑰笑吟吟的盯着陈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翘起的脚更是抬了抬,露出半边美臀,一抹深沟更是若隐若现。

陈帆只觉口干舌燥,咕噜了一口水,叹息道:“城里套路深,乡下没这么多妖精……不过,我十一岁的时候,见着张寡妇……啧啧……”

在玫瑰瞠目结舌的表情里,陈帆讲述着在乡下发生的各种‘英勇’事件,惹得玫瑰不时地咯咯大笑。

“你们乡下人,也挺会玩的,”玫瑰喝了一口水,扭了扭细腰,起身朝陈帆的耳边吹了一口香气,幽幽地说道,“今天我要去见一个重要的客户……就不听你吹牛了,你昨天弄的那个美白水很好,要不了多久,我们几个姐妹,再也用不着去做拉皮条的事了。”

玫瑰来得早,走时一阵风,只给屋里留下了淡淡的玫瑰花香,陈帆伸手摸了摸脸颊,心想这几个女人,真是天生媚狐,害人的妖精。

玫瑰走后,陈帆重新关上了门,他要巩固一下刚刚提升的修为。

苏城南区,一家新开的美容会馆热闹非凡,进出的女人非富即贵,一间雅间之中,灯光略显黯淡,四名女人分开而坐,临窗的是穿着一身红色衣服的红姐,左边是蔷薇,右边是玫瑰,对面是一脸风尘仆仆的绿莲。

“红姐,我去过万和村了,关于陈帆的信息……”绿莲犹豫了一下,索性掏出四张打印好的资料分发给另外三人。

“怎么了?他难道真的是我们的敌人?”

红姐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却见绿莲轻轻摇了摇头,这勾起了其余三人的好奇心,纷纷拿起资料打量着。

“小时候下河去看村里的女人洗澡?流氓!”蔷薇眼里闪过鄙夷之色,狠狠的骂了一句。

“参加李大爷的葬礼,调戏张寡妇?我呸!”蔷薇又啐骂了一句。

反倒是红姐,目光如炬,一行一行地打量着之后,眼中的杀机逐渐淡去。

而紫玫瑰,则不断的摇头,仿佛陈帆做了一些让她哭笑不得事一般。

“什么嘛,这就是彻头彻尾的一乡下流氓!”蔷薇将纸往茶几上一丢,一脸嫌弃。

“红姐,我觉得这里有问题……”

通化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巴彦淖尔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嘉峪关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通化妇科
巴彦淖尔治疗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