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绝世剑尊 第195章 月白家宗

发布时间:2019-09-25 20:48:46

绝世剑尊 第195章 月白家宗

月白家宗,在剑尘大陆并不出名。<-.在月白霜枫一战成名之后,月白家宗的存在才被人知晓。那时候,大陆上各大家宗的人就在猜想,有月白霜枫这么出色的人物,月白家宗肯定会迅速崛起,一夜成名。但是,一年两年过去,月白家宗仍旧名不见经传,但月白霜枫的名声却是越来越响亮,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一般而言,一个家宗,只要出现一个灵境强者,那这个家宗很快便会崛起成为该国数一数二的大家宗。月白霜枫不但是灵境强者,而且是灵境九级巅峰的最强一人,可是月白家宗却一diǎn也不出名。

一连串的疑问,给月白家宗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有人刻意去调查过月白家宗的来头,却发现连这个家宗的坐落位置都找不到。

今天,徐寒终于知道了关于月白家宗的秘密——传説中的月白家宗,根本不在剑尘大陆上,而是在一个秘境里,秘境的入口,恰恰是在死亡之海的尽头。

难怪,这么多年,都没有人知道月白家宗。

不过,一个家宗,竟然位于秘境里面,这比什么名气都要可怕得多。只有魂境强者才能开辟秘境,一个家宗,有专门属于他们的秘境,这説明了什么?

徐寒的目光微微眯起,轩儿鹰姿顿住,羽翼收拢,朝着下方的白雾俯冲扑下。

白雾剧烈扭曲,将他们吸入另一个空间。

“这里,就是月白家宗……”徐寒四处张望,目光中带着惊愕。

一眼望去,连心灵仿佛都要被净化。天空如同一块银白的琥珀,diǎn缀着朵朵白云。银白的草原之上弥漫着清香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连花草树木都是银白的,似乎银白是这个世界唯一的色调。漫天的花絮如同纷飞的白雪,让人心底不禁一凉,却传递着丝丝温暖之意。连温暖的阳光都是圣洁的银白色,仿佛能洗净世间的污垢,连精神都受到了感染。

“惊讶吧?”蝶影抬眸望着银色琥珀般的天空,似乎有一丝感慨,“这里,是我从小生活的地方,那时候,我天真地以为,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所有的一切都是银白色,圣洁纯净。”

徐寒看着蝶影怔了一下,没有説话。

“走吧,小鬼,我的家宗在这片草原的尽头。”丢下这句话,蝶影轻移莲步,往前走了出去。

银白的花絮,柔和地在蝶影曼妙的身姿周围飘然而舞,蝶影,则在这片纯净的天地之间越走越远,如梦如幻。”

“好美。”徐寒的心里荡起一丝旖旎,沉醉在这梦幻美妙的画面之中。

和蝶影一同步行在银白的草原之上,徐寒有一种説不出的感觉。在这个秘境里,让人生不出一diǎn邪恶的念头。

渐渐地,眼前呈现出一座白银之城,夺目无比。

“一个家宗,竟然有这么大?”徐寒惊诧出声。

蝶影停了下来,目光凝固在那座白银之城上,“因为是秘境,所以占多少地方都没关系,其实,家宗的人数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多。”

进城之后,一道道目光便聚集在蝶影的身上,有不少人上前想打招呼,但一看到她身边的白衣男子,又停下了脚步,目光中带着一丝不善。

“看来,他们确实不喜欢客人。”徐寒暗暗摇头,笑了笑。月白家宗的这些人,一个个都一副要把他碾出去的样子,要不是蝶影在,他们早就已经这么做了。

不过,这也从另一方面反映出了蝶影在月白家宗的地位,肯定不是普通的族员。

城中全部都是家宅,建筑恢弘。徐寒不禁产生疑惑,这些人到底吃什么?

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但他们都只是用一种不善的目光盯着徐寒,丝毫没有上前的意思。少顷,堵在前方的人群让开了一条道路,道路之中有几个人挨在一起,朝这边走了过来。

徐寒打量着这几个人,他们都有着同样的特征——白眉白发。和月白霜枫的外貌特征有几分相似,与蝶影却截然不同。突然,徐寒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瞳孔之中闪过一抹惊色。这几个人,他都看不出剑修,实力,至少在真无境以上。

“真无境强者都隐居秘境,难怪整个大陆都找不出一个真无境强者。”徐寒暗暗摇头,觉得有些好笑。要是血渊还活着,恐怕都要狠狠地扇自己一耳光了。

在那几人之中,第一个开口的是一名板着面孔的大龄老女人,“蝶影,家宗的规矩你不知道吗?怎么还外人进来?”

徐寒倒没在意老女人説的话,他的目光在周围之人身上游移,他发现,除了前面站着的那几个人,有一些小孩也是白眉白发。

“难道,白发是一种象征?”徐寒心头疑惑不解。

“千婶,我今天回家宗,要带给你们一个噩耗。”蝶影淡漠説道。

白发几人面面相觑,目光同时落到徐寒身上,千婶皱了皱眉,“什么噩耗?”

“月白霜枫,死了。”

简单的一句话,简单地从蝶影口中吐出。但如同一枚定时炸弹,在人群中引爆。

落在徐寒身上那一道道不善的目光顿时变得震惊起来,就连一直板着脸的千婶都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什么?霜枫,死了?!”白发几人中,站在最中间的中年男人露出一脸难以置信。

“不,不可能!”千婶一口否决,“霜枫的实力在外面绝无敌手,不可能被人杀死。”

“你以为我会特意带个假消息回来吗?”蝶影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你们恐怕很快就会得到消息了,是不是我在説谎,到时自会知晓。”

从蝶影的表情,徐寒可以看出她和族人的关系并不好,和几个长辈説话时,语气不但没有改善,反而更加冷漠。

这时,有人骑着快马进城,神色慌张。下马之后,他快步跑到中间的白发中年人面前,低声在他耳边説了些什么。

中年人的表情明显发生了变化,威严平静的脸庞之上出现惊讶之色。

説完后,那人又骑着马走了,没有半diǎn停留之意。

中年人脸色阴沉,目光闪烁不定。

“怎么了?天一。”

几人相继投来疑惑的目光。

月白天一沉吟片刻,缓缓地説了再来:“霜枫,确实死了,死在天辰帝国。”

“什么?!”

不仅白发几人身子猛地一颤,周围的月白族人心头皆是狂颤,表情呆滞。

月白霜枫,真的死了?!

“是谁杀的?是谁杀了霜枫?!”千婶顿时激动起来,无法保持淡定,“告诉我,是谁杀了霜枫

绝世剑尊  第195章 月白家宗

,是天辰帝国的人?天一,这个仇,我们必须报,就算灭了整个天辰帝国,我们也要替霜枫报仇!”

“千妹,你冷静一diǎn。”天一很快恢复了冷静,“霜枫已经死了,这个仇,我们肯定要报,但也不能牵连无辜。”

“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千婶不但没有冷静下来,反而更加暴躁。

“霜枫是你的儿子,我理解你的心情,但很多事情不是靠冲动就能解决的。”

“哼!天一,你説得轻巧!”千婶怒目而瞪,情绪越来越激动,“你知道霜枫是这一代唯一的人选吗?!天一,我早就知道,你一直希望你女儿蝶影去主宗,对我和霜枫抱有敌意,但我告诉你!你女儿,她不可能!怪就怪你娶了外面的女人!你女儿她没有纯正的月白血脉,她不可能迈过那道坎!只有霜枫可以,现在霜枫死了,我看你怎么向主宗那边交待!”

千婶的这番话説出来,蝶影的美眸中闪过一道微不可察的寒意,她轻轻咬了一下朱唇,神色冰冷。

天一的脸色也冰冷起来,“千妹,你不要胡説八道,我女儿去不了主宗,我心里有数,也没有嫉妒过你和霜枫。还有,我从未没有后悔过娶秋语为妻。”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替霜枫报仇!”千婶的目光突然转向前方,杀意已决。

“别激动。”这时,蝶影轻佻淡漠的声音响了起来,“凶手,我已经给你带了过来。”

话音落下,一道道充满惊愕和疑惑的目光投了过来,短暂的寂静之后,这些目光全部落在了徐寒身上,并带着冷咧的杀意。

徐寒无奈地笑了笑,蝶影没有明指凶手是谁,但月白族人心里已经有数了。

蝶影只带了一个外宗人回来,要説凶手,也只能是他。

不过,看那个千婶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简直要把徐寒生吞吃掉。那可是真无境的强者,徐寒在她面前根本无还手之力。

“蝶儿,你説的可是真的?”天一看着徐寒,目光闪烁。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二十岁不到的青年,杀死了月白家宗唯一的希望,月白霜枫?

“当然是真的。”蝶影淡淡地看了千婶一眼,“你口中那个在外面无人可敌的宝贝儿子霜枫,被这个小鬼一剑抹杀。”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讥讽之意。

“一剑,抹杀?”

千婶怔住了。

河南男科医院哪家好
河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河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河南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河南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