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705章 谁,血洗天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4:12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705章 谁,血洗天下

夕阳逐渐来临,血色一般的残阳。请大家看最全!

让安思雅重新安排的一处秘密据点,楚天站在楼顶看着天空之中今天宛若鲜血一般红的落日残阳,神色安详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

云天已经按照交代完美的完成了任务,京灿护子心切调动了百人到医院看守保护。

也收到了确切的消息,京灿今晚目标不变继续的前往阿道夫酒店参加酒会,还会带着两百个护卫一同的前往,两父子就直接让京家庄园剩下百人的看守力量,面对漠一刀和狼孩为先锋的五十个帅军死士,绝对可以毁灭京家庄园。

其次八公里之外的警局,收了安思雅好处的得国高层也已经做了布置,今晚在阿道夫酒店的权贵名流人身安全,会从那里抽调两百的警力前往戒严。

另外今夜凌乱那边也会配合楚天做一点事情,今夜得国首府的警察都会很忙很忙,京家庄园官方支援,不说没有,但绝对不会如此的迅速。

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但楚天心里终究有点不对劲的意思。

只是掐算了几次,都没有任何的漏洞,殷氏方面也没有任何的异常,京灿如今似乎完全被孤立一般,这也是楚天心里不舒服的地方,作为殷氏的代言人,每一年为殷氏提供无数的资金钱财,此刻如此安静,不合道理。

对此,楚天也没有给殷素素询问的意思,因为殷天歌如果真的有什么布置,殷素素是不可能知道的。

就如当初在宝岛,殷素素对于袭杀他的事情就毫不知情。

呼出一口气,目光撇到回来之后就一直安静坐在角落的云天,暂时散去可能变故,楚天走过去露出笑容:“怎么,又为那些死去的人心伤?”

“不是,我早已经过了悲天悯人的阶段,我清楚以杀止杀,就需要去面对血腥。”云天轻轻的摇头,目光纯净:“只是少帅,你对异性动心,是什么感觉?”

楚天一愣,这问题不应该是云天这个孩子问出来的:“对异性动心?”

“问你似乎也是白问。”云天认真的点点头

,随即又摇摇头:“少帅红颜无数,你肯定不知道动心的感觉,你已经麻木了。”

楚天哭笑不得,感觉被云天这样鄙视一下,有种深深的罪恶感。

不过对于云天忽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来,还是多少有些好奇的:“怎么,你喜欢上谁了?”

“别乱说!”云天神色一紧,还警惕的左右看看:“还好这是得国,要是被我师父听到的话,绝对会抽的我半死不活还要在冰天雪地跪上三天三夜,只是我感觉有人爱上我了。”

楚天几乎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走过去手搭在云天的额头上:“没发烧啊,怎么会说胡话呢?”

云天本身还好奇楚天要做什么,闻言甩开他的手站起身来:“今天按照你的意思杀光除了京福华之外的所有人,但是在现场,我放过了一个人。”

“最后她指导我离开医院分开的时候,她看我的眼神,让我害怕。”

楚天眯起眼睛:“还有见过你的活口?”

云天明白楚天的意思,点点头:“一个得国大学的留学生,但是放心,我相信她不会出卖我的,只是她看我的眼神让我有点害怕,想问一下少帅,怎么样面对女人那种看小动物的眼神,可以做到宠辱不惊。”

“因为我发现,再美丽的女人盯着你看,你都脸皮极厚的无视。”

楚天苦笑不已,云天这孩子太单纯了,连一个比喻都那么的有特色,笑道:“有!”

云天很认真的问道:“什么办法,我讨厌女人这种眼神,我心虚!”

“爱!”楚天一本正色的回道:“找十个八个女人好好的爱上几场,你就觉得任何的女人在你眼里都是臭皮囊,不管她们怎么看你,你都会觉得那是母猪的眼神了。”

“罪过!”云天连连的摇头,往前走去几步,回头:“我觉得这次回去藏地,我要去藏王府走走,告诉苏小姐和梅朵公主,你视她们为臭皮囊,你当她们是母猪,就那么愉快的决定了。”

楚天目瞪口呆,谁说云天什么都不懂的,刚学了就用来反驳他,苦笑摇头,有时候这样的感觉,似乎也挺不错。

回头看着远处,夕阳已经慢慢的落下,但那抹残阳如血,依旧依稀的存在。

相似的时间,珐国,殷氏古堡,夜幕已经比之得国提前的到来,两个老人坐在古堡顶上,周围灯火通明,殷天歌和殷破天坐在那里,他们的中间摆放着象棋。

看棋局已经走入了僵局,殷天歌的棋子只剩下一个马一个兵和帅。

殷破天还剩下一个将和两个兵!

殷天歌看看僵局,淡淡的一笑:“大哥,你只剩下两个兵,只要我马再走一步,兵后退一步,你似乎就没有路走了。”

殷破天端着茶水轻轻的抿入一口:“你很自信,只是两个兵,有的时候也会成为破局的关键,马为干将,但是也会受到许多的牵制,不是吗?”

结地地不酷结恨陌月艘鬼远

“华国之行,刹军,殷勤,野王都已经离去,殷牧和清军破军无法证实生死,野君和千军也很可能尸骨无存,都说明,将未必能有用啊!”

殷天歌眯起了眼睛,轻轻的把兵退后了一步在中位,只要帅前进一步,或者下来一步就会彻底的被封锁,只有后退,但只要马再补上去,败局已定。

敌仇地仇鬼敌球接阳考克由

结地仇地鬼敌术战月主月远

殷破天却是没有丝毫的感觉,把一个小兵轻轻的往左侧走动一步:“我说过,永远不要忽略你看不起的小兵,你觉得下一步,你还能做什么?”

殷天歌微愣,低下头去细细的审视着棋局,随之看向殷破天的将,叹息一声:“大哥,终究还是略胜一筹,我只注重棋局上的棋子,却是忘记了大哥你手中还有中宫将存在,就好像楚天,他存在,就是一场胜利。”

“大哥,直白一点说吧,今晚我要全歼楚天旗下的所有人。”

“真要京灿甚至整个京家做诱饵?”殷破天不意外殷天歌的执着,只是对于殷天歌的计划,还是有一些不认同,因为殷天歌已经放弃了京家和京灿,他们能活下是幸运,活不下来,那么就是他们的不幸。

殷天歌站起身来,走到了城堡边缘,看着夜幕下来回巡逻的殷氏子弟:“不是我真要,而是我别无选择,殷氏武力本身就不强大,张卧薪暂时也不接受太子之位,我暂时无可用之人,你该知道,哈迪张卧薪才是绝对领袖。”

“这个小子,还在为宝岛被葬送掉的一千精锐生气啊!”

“他是个不错的孩子。”殷破天也起身来到了殷天歌的旁边,神色掠过欣赏:“至少比之阴沉的殷勤,浮夸但是能力有限的殷牧,甚至比之你很多儿子女儿都要优秀,如果硬要说殷氏谁可以并肩张卧薪,那么就是秋汐这孩子,只是可惜,现在的她,不知所踪。”

“消息称,她在楚天保护下。”殷天歌想到那庶出的儿子,嫡出的长女,微微叹息:“不过还需要确认,大哥,我希望你可以去一趟瑛国,张卧薪现在那里。”

“他历来对你都十分敬重,比我这个没有尽过的父亲还要尊重,告诉他,殷氏太子之位,接受不!”

殷破天淡淡一笑:“他的条件,你能答应?”

殷天歌皱眉:“除了这个,其余的都可以谈。”

殷破天轻轻的摇头:“他想的就只有这个,你承认她母亲的地位,你承认她在殷氏嫡母的地位,毕竟张卧薪的母亲才是你第一个女人,只是可惜了那个可怜的女人。”

“而且你要我去瑛国,是不想我阻止你吗?”

殷天歌摇摇头:“大哥在和不在,我的决定都不会改变,今夜得国必将血雨腥风,未来不是楚天血洗天下,就是我为他掀开盛世杀戮,至于要你去得国,是因为他出现在得国。”

结科不地鬼孙恨由孤艘敌月

殷破天微眯双眼:“安排,我今晚就走!”

绵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信阳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阜新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绵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信阳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