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王夫人逼死金钏和晴雯是因为接受不了这个-

发布时间:2019-07-23 04:38:05

王夫人的自我定位,应该是一个大善人。

刘姥姥到荣国府打秋风,第一次来,王夫人虽然没有亲自接见她,却指示凤姐,不可简慢了这个穷亲戚,凤姐遵嘱给了刘姥姥20两银子。刘姥姥再次登门,投了贾母的缘,王夫人陪着她游玩了两日,刘姥姥告辞时,王夫人自己给了她100两银子,并让平儿转告她,让她拿这钱去做个小生意,或置几亩地,“以后别再求亲靠友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句话里无不透着体恤。想必,在那一团欢喜之中,唯独她,看出了这个穷婆子苦中作乐的酸楚。

她言语不多,贾母笑说她不像凤姐那样会说话,对家中几个姑娘却很用心。当凤姐提出家里人口太多,要撵出去一些小丫鬟以节省开支时,王夫人叹道:“这几个姊妹,不过比人家的丫头略强些罢了……如今我宁可省些,别委屈了他们。

以后要省俭先从我来倒使的。”王夫人这一番话,识大体顾大局,克己奉公,跟成天只知道搂钱、攒钱的邢夫人有云泥之别。

她有时还挺随和聪明。林之孝家的向她汇报,妙玉拒绝了荣国府的邀请,说“侯门公府,必以贵势压人,我再不去的”,王夫人马上看出妙玉想要什么,笑道:“她既是官宦小姐,自然骄傲些,就下个帖子请她何妨?”

她虽然不喜欢赵姨娘,却也并不因此厌恶探春,连平儿都说,王夫人对探春,面子上虽然淡淡的,心里却和宝玉是一样的。这话或有夸张,但从她放心地让探春管家看,她不是个小肚鸡肠、暗藏私心的人。

在大多数情况下,她的表现都还说得过去。

但是读者们认为,她虽满嘴仁义慈悲,双手却是沾着血的。她间接害死金钏和晴雯,抵消了她所有的好,使她所有的善行都透着虚伪。然而,两个事件却惊人地相似:都是因宝玉而起,都断送了生命,却又都不是王夫人的初衷—王夫人所有的错误,都出现在插手宝玉生活的时候,她失态、不理智,从慈眉善目到面目狰狞,皆是因为,那一切与宝玉有关。

金钏与宝玉调笑,被王夫人听见,王夫人扇了她一耳光,不顾她哭求,立即让她母亲把她带回家去,实际上就是把她解雇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金钏在家里“哭天哭地”,最终羞愤之下跳了井。王夫人知道后不无后悔,特地跟宝钗讨要新衣服给金钏装裹,以此表达内心的歉意。

但这点儿歉意毕竟有限,只是金钏死得太震撼而刺激出来的一点儿良心发现罢了。王夫人并没有反省,没有真的觉得自己错了。

她怎么会错呢?那粉琢玉砌的小娃娃,天真无邪,突然之间长大成人,你发现他有了自己的想法、情感与欲望,这一切是多么陌生。通达智慧的母亲也许能够因势利导,但更多的母亲则会沉溺于恐惧,她们直接把这些和“学坏”挂钩,于是使出浑身解数,想要阻挡这一切。

普通的母亲偷看孩子的日记,羞辱他们的追求者或是恋慕的对象,轻而易举地毁掉他们的小世界。她们悲情、悲壮地与子女为敌,以为这样才能使孩子免于被毁灭的危险。王夫人则是将诱惑儿子的女孩从他身边撵走,以为这样就能让时间停止,让儿子重归那个天真的小男孩。

“好好的爷们儿,都叫你教坏了”,王夫人打金钏耳光时这样说。所有愤怒都是出于恐惧,那一刻,王夫人怕金钏更多。

她撵走了金钏,又间接地从肉体上消灭了金钏,但危险并没有远离她的宝玉。她很清楚,宝玉长大了,没了金钏,还有别人,他身边出没的每一个女孩,都可能使他身败名裂。所以,表面上看,抄检大观园,是因为傻大姐拾到一只绣春囊;事实上,金钏事件,才是王夫人内心真正的伏笔。

她听说晴雯打扮得像个西施似的,在宝玉屋里掐尖要强,听说四儿对宝玉说“同月同日生就是夫妻”,听说那些小戏子挑唆得宝玉无所不为,尤其是她听说“有人指宝玉为由,说他大了,已解人事,都由屋里的丫头们不长进教习坏了”,她觉得,她的噩梦变成了现实,

“难道我通共就一个宝玉,就白放心凭你们勾引坏了不成?”王夫人这样对晴雯、四儿她们说。

她不会想到,成长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也不会想到,那些打情骂俏、痴言疯语,不一定只是引向罪恶,也可能会成为多年之后,当生活变得艰难困苦时,在嘴角突然浮出的一个微笑。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就在不久前,宝玉过生日,群芳夜宴,姐妹们散去之后,丫鬟们凑钱为他过生日。她们喝酒,不怕羞地唱曲,芳官酣睡在宝玉床上,良辰美景,青春正好,那样的时刻如黄金般璀璨明亮,是宝玉,也是作者记忆里的珍宝。

当王夫人一声粗暴断喝,晴雯蓬头垢面地被婆子们从床上扯下来,宝玉发现自己原来如此无能为力,死亡突然就出现在眼前,生活的真相暴露出来,光华敛去,色彩消退,美好的记忆瞬间变成苍白的残酷青春。

晴雯被撵出去不久就病死了。有人曾诧异她怎么死得这么容易,虽说她之前生了场大病,但已经渐渐复原,看上去生命力很旺盛的样子。

但她的死与金钏如此相似,对于宝玉来说,都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是王夫人间接害死了两个女孩吗?又或者,死掉的只有一个,曹雪芹把这命运放到两个女孩身上,只是为了表达他对母亲一次次毁掉他的小世界的经年不曾消散的隐隐恨意?

而这恨意是如此熟悉,有那么多子女,在多年之后说起父母当初采取的粗暴行径时,依旧“意难平”。王夫人不是坏人,她只是一个不聪明的母亲,不能够面对孩子突然抵达的青春,不能目送孩子渐行渐远。

王夫人虽然贵为贾府荣国府掌权管事的家长之一,但说到底,她仍然只是一个母亲。就如同生活在红楼里、梁山上,行走在西游路上,奋斗在乱世三国里的,又何尝不是滚滚红尘里的普通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云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治疗羊角风疾病的方法是什么
黑龙江专科医院治男科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