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尚雯婕再登杂志封面享受月之暗面的神秘组图

发布时间:2019-05-17 00:01:49
360奇酷缔造新神话双11火箭速度蹿升国
贴吧宣布将很快推出电子杂志服务
快手下饭菜青椒香干肉丝的做法

为《大周末》杂志拍摄封面打造冷艳电子风帅气造型主张环保理念  高清组图:尚雯婕登《大周末》封面 见证成长破茧成蝶

新浪娱乐讯 日前,歌手尚雯婕(微博)登上时尚杂志《大周末Hotspot》的9月刊封面,拍摄了一组关于“旧衣新穿环保有型”的环保时装大片。本次拍摄是尚雯婕与《大周末Hotspot》的第二次合作。拍摄间隙,尚雯婕接受了《大周末Hotspot》的专访。

谈及8月底刚刚发行的新专辑《in》,尚雯婕用平克-佛洛依德的《月之暗面》来形容,每一个歌者都渴望向世界转达自己的声音,而她却喜欢隐藏,喜欢既能满足说出来的愿望,又可以享受不被人看懂的乐趣。郭富城重现樱花舞High翻全场 海清当场证婚《中国好舞蹈》成结婚现场

而对音乐和市场之间的相互关系,尚雯婕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纯洁的艺术需要经济来做支柱,文化和经济永远是紧密相连的。上世纪90年代音乐的繁荣,是因为当时音乐产业的成熟和规范能够给音乐人创造出巨大的经济财富,物资的充裕给他们提供了创作的动力,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而现今的各种因素致使音乐作品已不再为音乐人带来财富,甚至难以维持生计,当音乐沦为养家糊口的工具,也就无艺术可言。”

《大周末Hotspot》:尚雯婕的月之暗面

看到尚雯婕的新专辑《in》,极简主义的突变令所有人感到惊讶。抛弃了上一个“雷人”的造型,她站在我们的镜头前,就像摘掉了一张心血打造的精致面具,原因并不是再没法伪装,而是那一切只属于过去。尚雯婕是无常的,但她的每一次改变都是对时尚和音乐、个性与市场的自我理解,与大众的目光无关。只是她永远不知足,永远看往不一样的地方,现在的专辑现在看起来似乎很不错,但也许两年以后又会被她自己全盘否定。

尚雯婕用平克-佛洛依德的《月之暗面》来形容她当下的情绪,每个歌者都渴望向世界传达自己的声音,而她却喜欢隐藏,喜欢既能满足说出来的欲望,又可以享受不被人看懂的乐趣。站在大众眼前的她保持着戏剧化的神秘感,而包裹在暗面里的始终是不媚俗、不媚雅、并没有取悦谁的心态。

《大周末Hotspot》:H 尚雯婕:S

Part 1:月球的核心地

面对摄影师的镜头,尚雯婕并没有平面模特的游刃有余,也失去了舞台上手持麦克风的信手拈来,但她始终努力寻觅着与众不同的方式,用独特的肢体语言塑造着属于自己的形象。就像她说每个时期都有繁荣的音乐形式,但情势只是载体而已,关键是音乐承载的内容。她所喜欢的风格,并不纠结其叫做什么,她只在乎能不能让自己抒发情感。

H:你相信音乐可以影响一代人的思想吗?是不是梦想着自己的音乐可以改变一些东西?

S:音乐固然可以影响人的思想,但我不想那么做,我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只是不喜欢那些伟大的高帽子,不喜欢那些压力和所谓的光环。所有的工作都是一种梦想,音乐只是其中看似比较光鲜亮丽的。我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为了什么美丽的辞藻,而只是为了做好自己的工作,为了在自己的领域前进,这与梦想无关,只是性格使然。

H:在你心目中,真正可以被称为大师的音乐人是谁?

S:Michael Jackson,他一直在创造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且从未停止过挑战自己和他人的视野,在每一个方面都能做到极致。他不但具有艺术天赋,而且具有出色的商业头脑和领导能力,不仅是个大师,还是个天才。

H:有没有哪一张专辑或哪一首歌,曾影响过你对人生的选择,成为你一段时间内的精神支柱?

S:高二那年我找同学借了一张Michael Jackson的《History》,听完就被震动了。那时候我头脑里想的都是音乐,恍恍惚惚的,同学都以为我得了精神病,成绩也从班里前三名一直掉到倒数几名,每天不是听歌就是到处玩,向往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高二结束时,突然有一天惊醒地意识到自己不能这么下去,然后就在桌上摆一张偶像的专辑,开始好好念书。以后《Man in the Mirror》这样的歌成为了我上进的精神支柱,虽然一听到就会不由自主地哭,常常把自己封闭在一个人的小世界里,但它们也让我学会了思考,对事物建立了更深刻的认识。在考上理想的大学和专业后,音乐的影响渐渐淡出了我的精神世界,但也似乎在那里永久留下了些什么。

H:任何时代都有流行的元素,比如近几十年来音乐界经历的trip-pop新浪潮、new age及世界音乐的流行,以及tech-no对全球的垄断,作为音乐人你怎样看待这样的思潮?

S:我不是音乐专家,对音乐的涉猎也仅限于自己接触并且喜欢的那些,目前主要是trip-hop,加入一些另类电子的音色,以及它们和摇滚、和世界音乐的混搭。其实我对于各种类型的混搭都比较感兴趣,能帮助我纵向挖掘精神世界的一些内容,也是最早给予我创作动力的缘由。

H:人们常说华语音乐在上世纪90年代达到了一个鼎盛期,创造了不可复制的神话,那时候的音乐人没有想那么多关于艺术和商业、小众与大众的平衡,很多人认为现在的音乐没有那时候的纯粹,除市场和大环境的因素以外,你认为还有什么?

S:我觉得恰恰相反,文化和经济永久是紧密相联的。上世纪90年代的音乐之所以如此《全民修真》师徒系统
兴盛,是由于那时音乐产业的成熟和规范给音乐人创造了巨大的经济财富,物资的充裕让他们有动力去创作更好的作品。另一方面因为完全不用担忧生计,他们的创作也不用受太多的市场制约,换句话说没有什么后顾之忧。纯洁的艺术是需要经济来做支柱的,现在的各种因素致使音乐作品不再为音乐人带来财富,甚至有些连生计都维持不了,音乐沦为了养家糊口的工具,也就没有甚么艺术可言了。

H:在过去的几年里,你每推出一张专辑都在将自己的影响力扩大,已建立了很好的大众基础,在这个时候,你推出了一张自称为“最不迎合市场”、“最私人”的专辑,是抱着一种怎样的心态?

S:我一开始进行创作的时候,写过《连卡佛小姐》、《SOS》那种流行度比较高的、容易上口的电音舞曲,但后来发现自己能写的更多是需要挖掘个性的东西。虽然说大部分听流行音乐的大众,他们都喜欢阳光的、快乐的,或爱情方面缠绵的音乐,但现在那种风格不能让我在创作的时候特别兴奋,我喜欢更内心戏、更精神层面的体验。

H:由于工作的原因,你到过很多国家很多城市,所感受到的各地文化氛围和音乐环境与国内有哪些不同?

S:音乐版权制度是最大的不同。在有些国家,电台或者电视台播放音乐都需要付给唱片公司和音乐人版税,音乐人乃至是接受国家经济补助的。欧美更完善的保护机制帮助了音乐人去抵御络等各种通讯技术的发展,在实体唱片已经衰败的今天,让音乐作品仍旧能通过一些其他载体去获得经济回报,从而保护音乐人的创作动力和豪情。

Part 2:月光的对立面

尚雯婕反复强调自己在新专辑的创作当中,体现了一些很神经质的东西,这类神经质来自于性格,而性格又来自于生活经历。她说平日里的自己和别人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她会被黑暗或极致的东西所吸引,那些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

H:“外表冷漠、内心狂热”是很多人对你的形容,那么生活中的你,是否与舞台上的工作状态很不同?你觉得你在大众眼前最容易不经意地隐藏哪些情绪?

S:我相信“相由心生”这种说法,确切地说我是外表冷漠,内心也冷漠。我不喜欢被人拥护,不喜欢被人关注,甚至不太喜欢被人夸奖和歌颂,所以我只结交很少的朋友,因为这些人能和我的内心世界进行交换。冷漠或狂热这两个词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我坚信只有少数的人可以理解我。我不喜欢戴着面具生活,但在大众面前我必须戴上,因为我经常愤怒、不安、狂躁、不耐烦,但这些情绪在我的工作中是不允许出现的。

H:现在城市中的人们,生活中总有各种各样的压力,你每天面对繁忙的通告,是不是也会有消极疲惫的时候?有没有甚么特殊的爱好,能让你放松减压呢?

S:我消极的情绪常常来自于不作为,当我对自己放弃和凑合的时候就会低沉,觉得疲惫,而当打起精神工作的时候反而会变得积极和快乐。我的压力来源于自己,所以解压的方式不是做运动、度假、逃避,而是直接去面对去解决。

H:你一直说自己很宅,原因是不喜欢热闹,还是对外界的娱乐方式兴趣不大?宅在家里的一天,你通常都会做些甚么?

S:我对外界的文娱方式确实兴趣不大,乃至觉得有很多都比较无聊。我不太需要娱乐,只需要平静下来,休息或工作。在生活上我跟大部分年轻人一样,没有什么条理,由[多图]令人吃惊的细节
于很懒,懒得去打理,懒得去坚持一种规律。我想听音乐就听音乐,想看电视就看电视,从不强迫自己一定要干什么。

H:在成为歌手之后,你还出版了自己的书,还翻译过法文的作品,也参与过舞台剧和电影的创作,这是不是说明你对自己的专业、对文学还有一些情结?

S:那些东西在我人生中扮演过重要的角色,我希望他们永久存在着。不管是作为兴趣爱好,还是能给事业加分的一个小小的亮点,怎么样都行,只要不会消失,不被遗忘。

H:成为公众人物,为很多公益组织代言,现在的你是否一言一行都会变得特别谨慎?作为明星会越发要求自己对社会的感,对此你怎样看?

S:这方面我倒没太大的压力,本身自己也算是个没什么恶习的人,这些言行哪怕我不是公众人物,我也同样会去做。我相信公益,相信公德和善心,这些不来自于我现在的身份压力,或说感,我觉得正常人都应该是这样的,也不需要刻意去做甚么。

H:而今的你早已不再有刚刚成为职业歌手的青涩,出席活动和现场演出都会有沉稳而大气的表现,能谈谈这几年之中你心态上的改变吗?在这个进程中,有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印象深入的大事件?

S:青涩的褪去是早晚的事,对工作的慢慢了解让我建立起了自信心,团队给予的支持也起了很大作用。我是一个不太有表演欲的人。现在都还是这样,过去每一场青涩的表演对我来讲都是大事件,我是个完善主义者,一定会逼迫自己去完善自己的弱项。

Part 3:月影的真实体

创作者往往不太愿意提及自己的创作进程,那些很多来自于自己的生活和情感,难免触及隐私和痛苦的根源。面对一份历时20个月交出的作品,尚雯婕仅仅把它解释为情绪低落的产物。她不是一个快乐的人,生活的震动总是让她过于伤感,而那些情绪让完全不懂乐理、不会任何乐器的她执著于创作,并一步步地接近最真实的自己。

H:作为一名精通多国语言的高材生,当年的选秀是否改变了你的生活轨迹?现在再看这类转变,你觉得自己的人生得到了甚么,又牺牲了甚么?

S:应该说我现在太忙了,要做的事太多了,都没有办法去思考自己究竟得到了什么或失去了甚么,只能说我得到了我一直想要的一件东西,就是让自己忙,别闲着。这也算是我个人的人生哲学吧,就是别闲着,也别想太多为什么。

H:你参与过很多跨界的项目,现在也有了自己的服装品牌,未来还有什么样的计划?

S:计划主要还是在音乐上,我很想花几个月时间去看世界各地的音乐节,听各种不同风格的音乐,或者去国外那些地下场所,去了解一些真实的东西,去体验那些音乐人的生活方式,寻觅一些可以合作的人,甚么类型都可以,欧洲的、非洲的、南美的。

H:当年选秀出来的歌手很多,你能获得今天的成绩,有什么方式和准则?对待事业又有哪些自我的底线?

S:就是别让自己闲着,干活,动脑子。尽量少做和少说自己觉得心虚的事情和话,说到的东西就要付诸实施。

H:这几年来,大众一直看到你在事业上的努力,对感情,你是否会选择在适合的时间去斟酌,还是顺其自然?

S:顺其自然吧,谁都不知道啥时候才是合适的时间,我的性情比较怪异,不是个容易跟人相处的人。

H:这两年各种电视台的相亲节目都很火爆,你觉得这种形式靠谱吗?对你个人而言,你愿意接受别人的推荐介绍吗?

S:我还挺喜欢这种节目的,有时候忍不住也会看上两眼,然后想象自己身旁的一些朋友也可以去参加。我觉得参加这些节目不是真的为了谈婚论嫁,不过是展示自己,结交朋友,为平淡的生活增加一点乐趣。但就个人而言,我相信日久生情,不相信偶遇或者介绍,因为我的性格太慢热了。

H:在当下的社会里,婚姻好像变得越来越现实,对此你怎样看?

S:没办法也无可厚非,人都是自私的,哪怕面对爱情。我也向往忘我的爱情,但若是遇到有私的也无所谓,毕竟那样的太少了。

H:我们《大周末Hotspot》提出了“享婚时期”这个概念,你对这个词的理解是什么?

S:爱情是种纯洁而美好的东西,而婚姻是一个拥有许多世俗束缚的外壳。但每个人都有享受爱情的权利,所以应该让婚姻去服务于爱情,而不是埋葬它。我觉得婚姻是没有界限的,可以超出阶层、国界,乃至年龄和性别,精神世界的沟通才是最持久的爱情营养。 文章来源《大周末Hotspot》

小儿退烧药
小儿退烧药
小儿退烧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